波叔一波中特图
山東頻道 > > 正文

濟寧魚臺:村民直播做“網紅”,月入4000多

2019年04月18日 10:01:27 來源: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山東濟寧魚臺老砦鎮城東村在當地小有名氣,被大家稱為“抖音村”、“網紅村”,村里有近300人在使用火山、抖音、快手等網絡平臺,還有幾十位村民專門通過直播來掙錢貼補家用。

  村里直播的網紅們淳樸的性格,加上各自身上搞笑的特質與歌唱的才藝,在各大短視頻、直播平臺上收獲了上百萬的點擊量和上萬的粉絲,有的已經有了4000多元的穩定月收入。目前,這個村因其名氣擴散,已有傳媒企業主動上門尋求合作。

  網紅李明花:

  如果專職做短視頻,收入要比現在還多的多

  “三嬸,我想了個好點子,你快來幫我拍個短視頻吧。”15日,李明花正在張羅著拍一個原創的短視頻,名字叫《扶不起》,但需要多找幾位臨時演員配合,她正在自家門口打電話邀人。最終,經過6次拍攝,李明花創作的《扶不起》短視頻最終出爐,經過簡單的加工,即可上傳至平臺。

  李明花是城東村地道的農民,也是村里拍攝短視頻的先行者。紫紅色的頭發,黝黑的面龐,一雙老式系扣黑布鞋搭配有些褶皺的及踝絲襪,她的農民形象很難讓人與“網紅”聯系在一起。

  然而這位地道的農民大媽,憑借自編自導自演的原創短視頻,在火山小視頻APP上,已經坐擁十多萬粉絲,15日當天上傳的一個原創搞笑視頻,短短幾個小時就已經突破了50萬,可以說是村里最火的“網紅”了。

  從形式上來看,李明花很不專業,拍攝前從不寫劇本,只是口頭給大家“說說戲”,其余的完全靠臨場發揮,服裝道具也是現找,拍攝設備就是一部手機。可越是這樣,李明花的視頻就越多辨識度,目前已創作出好幾個上百萬點擊量的作品。

  “第一個視頻就是在自家院子里拍攝的一個搞笑題材的視頻,沒想到一下子漲了上千個粉絲。”李明花在當地兼著一家制衣廠的制衣工作,為了有更多時間拍攝視頻,她曾經給老板提出不干了,但由于人手緊缺,她做工又好,制衣廠老板提出讓步,對她不再嚴格要求,讓她利用拍攝視頻之余,再加工衣服。

  “我如果專職做短視頻,收入要比現在還多的多,比種地、做衣服可觀。”李明花坦言,經過半年多的短視頻拍攝,她已經從中收益了上萬元,“保守估計,到今年年底,粉絲再漲5萬沒問題。”

  網紅姚琦:

  把倉庫改成直播間,辣媽每天直播4小時

  “最近直播的比較頻繁,嗓子有點啞了。”15日上午,同是東城村的姚琦剛剛下了一場直播,嗓子聽起來有些干啞,與李明花住在村子兩頭,年輕漂亮的她已經是一位媽媽,一襲長裙搭配著帆布鞋,在形象上與李明花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與李明花不同,姚琦在火山小視頻上,只做直播。

  姚琦的直播間,是由家里的倉庫改造出來的,只有幾平米的小房間里,擺放著電腦、麥克風、聲卡等直播設備,背后的墻上,張貼著兩套直播用的背景畫面,直播間的門上,貼著一個大大的“福”字,與時尚的直播設備和背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大家好,歡迎看我的直播。”“感謝老鐵的禮物。”“歡迎xxx來到直播間。”將手機固定在支架上,打開APP,姚琦熟練地使用著直播用語。除了聊天,展示才藝也是直播中的重要環節,一些搞笑段子的對口型,唱歌,都是姚琦的拿手戲,姚琦喜歡直播,喜歡粉絲圍觀的感覺,但面對熟人直播,她會不好意思,“我一般都把自己定位在其他省市,面對陌生人直播,更放得開。”

  “剛開始有些人感覺這是不務正業,但我自己覺得這是個非常正常的工作,而且我非常喜歡。剛開始就是覺得好玩,并沒有想過賺多少錢。”姚琦性格活潑開朗,吸粉眾多,姚琦的新號開通不久,就已經有15萬火力值(平臺虛擬貨幣)了。“每天直播三四個小時,平均每月大概可收入4000元左右,這要比上班輕松多了,時間也比較自由。”

  東城村玩視頻與直播的人不少,姚琦準備在當地組建一個直播團隊,根據她自己積攢的經驗,吸引一些喜歡直播的人,進行簡單培訓,一起在鄉村把直播做的更大。

  網紅王凱:

  網絡直播賣水果,日均營業額漲三千多

  姚琦完成一場直播后不久,在幾公里外的老砦鎮政府對面,同樣是東城村人的王凱開始了自己的直播,與姚琦不同的是,26歲的王凱是在快手平臺上通過直播售賣水果。

  15日中午13時許,王凱中午的直播接近尾聲,“中午人少,主要打打人氣,重頭戲在晚上。”王凱在老砦鎮經營著一家水果店,2018年5月,以往通過微信群、朋友圈銷售水果的他,開始玩起了快手直播,在直播中售賣自家水果。

  “這是金枕,看這肉,讓大家好好看看啊。”“這是托曼尼,這可是現在最火的榴蓮。”王凱直播,只需要在小店中間用支架撐起手機就行了,直播中,王凱拿著一個榴蓮不停的變換角度,讓粉絲們看的更清楚。王凱說,像千禧、油桃、菠蘿蜜等水果,在直播中銷售的都很好,賣的最好的要數榴蓮,但他每天只限量銷售13個左右,“這是我的一種營銷手段。”

  “原來我只賣鎮上周邊,現在我的水果江蘇、河北全國各地都有,直播給我帶來的變化確實很大。”王凱說,每天晚上在店里或家里,他都會做兩小時左右的直播,與直播之前相比,開通直播后,每天的營業額,平均上漲了大約3000元,為了直播,他在微信上建了6個群,用來推廣自己的直播,每次直播,都能吸引四五百人觀看。

  “王凱現在的水果生意在我們鎮周邊做的最大最好。”王友良是東城村村支書,也是王凱的父親,看到兒子的生意越來越紅火十分欣慰。王友良喜歡玩全民K歌,也喜歡刷短視頻,所以他對兒子在網上直播這件事非常支持,他印象中,以前兒子賣水果好的時候一天收入個三五百元,如今要翻一番還多。

  延伸閱讀

  網紅村名氣擴散,企業主動上門求合作

  讓王友良感到高興的,不僅僅是王凱紅火的水果生意,最近,東城村的“網紅”們吸引來了一家傳媒企業,并且要在老砦鎮開設分公司,針對的就是王友良村里的“網紅”,這讓王友良非常興奮。

  “東城村原來就是個普通的小鄉村,大家靠種糧、打工為生,從沒想過能發展‘網紅’經濟。”49歲的王友良說,大家接觸這些APP,大約是在2017年前后,如今村里一千多位村民,在20—50歲的群體中,有近300人在使用火山、抖音、快手、K歌等APP,有幾十位村民在參與短視頻的拍攝或做直播,其中,粉絲破千的村民有近10位,除了短視頻、直播、賣水果,也有村民在直播賣衣服,除了利用APP,還有村民在做淘寶和微商,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東城村目前正在籌備建設一所田園綜合體,而村里的網紅們讓他在推廣方面省心不少,如今又有傳媒企業找上門來提供服務,這一切讓王友良滿懷信心,“只要咱的農產品種植出來,銷路肯定是不發愁的。”

  “我們對東城村的這些村民們很感興趣,希望能進一步的合作。”周風雨是這家找上門的蘇奇傳媒的總經理,他的公司在江蘇沛縣龍固鎮,雖跨省,但與老砦鎮緊挨著,他們是一家專門打造鄉村網紅的公司,現在有1000多位簽約的主播,其中千萬級粉絲的“鄉村網紅”就有100多位。分公司成立后,他會在本地組建主播團隊,承諾免除主播收入3%的稅,并提高主播分得的提成。據介紹,他們的主播,平均月工資都可達到一萬多元。

  除了組建直播團隊外,“網紅”培訓也是他們重點發展的內容,“像李明花和姚琦,雖然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成績,但是在細節、技巧方面還有不少可以學習的地方。”周風雨說,李明花因接地氣受人喜歡,姚琦年輕漂亮關注度高,但是村里的“網紅”們,拍攝的內容偏重娛樂,而且大家不懂得如何變現,有些細節和技巧也沒有掌握,通過系統的培訓后,可以讓他們了解掌握這些平臺的運作模式及拍攝、漲粉技巧,從而吸引更多的粉絲關注。

  “我們還準備成立一個黑馬團隊,專拍古裝段子。”魏加芹是土生土長的東城村人,也是蘇奇傳媒老砦分公司的經理,他當過大車司機,在柬埔寨打過工,平時也喜歡看一些短視頻直播,如今他準備整合篩選村里及周邊的“網紅”們,共同組建一個只針對短視頻的拍攝團隊,與當地村民們一起,將“鄉村網紅”產業做大做強。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李巖松 通訊員 繆學振

[ 責任編輯:王媛媛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相關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4382686
波叔一波中特图 百家樂看路技巧带图 11选5技巧任选七 稳赚 必赢客pk10软件怎么样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 手机版 四人麻将单机 江西11选5计划软件组选复式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上跨定下期跨度 老时时彩360开奖号码 票大赢家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