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叔一波中特图
山東頻道 > > 正文

青島:大三學生深陷校園貸 挪用考試費敗光積蓄

2019年04月18日 10:10:04 來源: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黎明(化名)是青島一所高職院校的大三學生,在校其間他一直是學生和老師眼中的“三好學生”,但最近他挪用了同學的一筆3萬余元款項,這筆錢是他幫老師代收的90名同學的考試費,因遲遲補不上這些錢輔導員發覺事情不對,原來這時的黎明已經深陷“校園貸”不能自拔,大半年時間,他敗光了老父親積攢了半輩子的十余萬元,他的家人現在仍不時接到各種貸款平臺的催款電話……

  事發:代收的3萬考試費到了最后期限還交不上

  黎明老家四川,現在青島某職業技術學院就讀大三,雖然他家境一般,但學業人品都非常好,深受老師信任,是同學和老師眼中標準的“三好學生”,但這一切卻因今年4月初他幫老師代收的3萬多元考試費顛覆了。這筆錢是90名學生用于考證的,本應4月9日上交,但是一直到4月14日黎明也沒交給輔導員。輔導員催了很多遍,但他不是說身份證找不到了,就是說銀行卡丟了。他承諾輔導員周日就能補辦出身份證,然后一起去銀行取錢。但14日中午,輔導員叫著黎明到銀行時,他又說身份證忘在宿舍了。

  14日下午,記者電話聯系到黎明的輔導員時,輔導員正陪著黎明在宿舍里找黎明的身份證。“這個錢明天必須交上,要不然90名學生就無法參加考試。學生馬上要畢業了,拿不到證書事就大了。”輔導員說。

  說謊:錢早被挪用,“三好學生”謊話連篇

  看丟身份證和銀行卡的招數不靈,黎明又編造了另一個謊言:女朋友的奶奶生病了,他挪用了2萬元給女朋友了。但當輔導員查詢發現,黎明的銀行卡上只有2.15元。黎明見狀,又不停找理由,總之就是一句話——取不到錢。輔導員跟黎明說明了厲害關系,怕他不信還領著他進了派出所,這下他才交代,代收的這筆錢早已被他挪用了。

  黎明承認,他的身份證和銀行卡壓根就沒丟,之前說的讓母親從老家補辦身份證這些都是謊言,為的是拖延時間,他好想辦法籌錢。但是他打遍了家人的電話,家人已經沒有人再相信他的話,即便最后輔導員給黎明的姐姐打去電話,對方也認為這是詐騙電話。

  “我從平臺上貸了一些款,本來想用這個錢打點工賺錢,看到網上一個淘寶刷單的招工信息,結果被騙了7000塊錢,后來我想把這7000元贏回來,就在網上賭球,結果錢全輸掉了。”黎明承認,現在他每個月都要在平臺上還錢,有的平臺要還500元,也有平臺要還1000元,黎明不是很自信地說:現在他已經將這些錢都還完了。

  禍首:好學生深陷校園貸敗光十幾萬元

  雖然黎明說錢都還完了,但事實顯然并非如此。就在4月13日和4月15日,他的姐姐還多次接到了平臺的催款電話。這時已經無法相信親弟弟的姐姐決定深夜從四川飛往青島一探究竟。

  “他說在青島做生意,我們又不懂,只能一次次相信他,這半年已經多次接到催款電話。”黎明的姐姐哭訴,其實黎明一年前就開始用校園貸了,去年寒假她發現后,已經幫他還清了“所有”的貸款。

  “那個時候已經有很多催款電話了,我逼著他用手機下載了貸款的APP,然后一個個都幫他還清了,這些錢總的加起來好幾千塊錢。之后那段時間我們沒有再接到催款電話,但是他回到學校一個月后我們就又開始接到催款電話了。”黎明的姐姐說,當時她專門利用個人征信查詢,發現黎明“分期樂”、“京東白條”上都有借款,這兩個APP的欠款都是幾百元,其他的借款也都是100元、200元。黎明的姐姐心存疑問:這些借款并不多,但不知道為什么每期還款需要還這么多?

  4月15日,黎明的姐姐來到學校,在反復驗證了黎明的輔導員不是騙子后,補交了被挪用的3萬多元考試費。黎明的姐姐說,“這3萬塊錢全是跟親戚朋友借的,這半年家里的錢都被弟弟折騰光了。”進入大學校園后,他弟弟大一、大二非常優秀,但進入大三,家人發覺他變了,家人經常接到陌生的催款電話,黎明也開始以各種理由不斷地問家里要錢,少則幾百上千,多則上萬,后來又說自己在做生意,她父親直接將銀行卡交給了黎明,不到一年他父親銀行卡里的十余萬元存款全沒了。

  然而噩夢仍沒有結束,還完了挪用的公款,黎明的姐姐在學校里再次逼問黎明,竟再次發現他還有多個平臺的欠款,分期樂還有欠款1500元,京東白條還有欠款406元……黎明的校園貸具體借了多少,還有多少未還?黎明不說,別人無從得知,只是他的家人仍每天接到各種催款電話。

  為了斷掉黎明校園貸的“癮”,4月17日,黎明的姐姐將他帶回來四川老家“看管”起來,“他已經知道錯了,也愿意改正后好好學習,將來賺了錢好還上這些借款。”

  調查:高校里校園貸小廣告隨處可見

  “校園貸”是在校學生通過針對大學生的網絡貸款金融機構和平臺在網上申請獲得資金的方式。一般分為針對大學生的分期購物平臺,P2P貸款平臺,京東、支付寶等背景的電商平臺,針對學生貸款的金融和銀行機構以及民間借貸機構等五大類。2016年4月,教育部與銀監會聯合發布了《關于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風險防范和教育引導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日常監測機制和實時預警機制,同時,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應對處置機制。2017年6月28日,銀監會發布消息稱,銀監會、教育部、人社部聯合下發通知,要求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并明確退出時間表。

  記者調查了解到,目前校園內各種“校園貸”平臺經過變身后仍存在。例如在青島農業大學學生宿舍的廁所內隨處可見的小廣告:“無門檻放貸,利息低,拿錢快!”這種小廣告幾乎涵蓋了所有的高校,青島理工大學琴島學院同學小李稱,這種貸款的廣告隨處可見,“這些平臺通過在校園廣發傳單、貼小廣告、找代理等方式尋找目標,打著到賬快,利息少,無抵押,還款期限長,不需要征信等旗號吸引學生。去年七月我們30個同學曾經在分期樂這個平臺被騙了30多萬元,當時我的同班同學給這個平臺干代理,用我們的身份證等信息貸了款,然后再把錢返給我們,結果最后一次這個同學說他的上級跑路了,30多萬塊錢錢沒要回來,現在這個同學因為這個事也休學了,欠的這些錢都是他們跟父母要了錢才還上。”小李說。

  “我上大一時就有人去宿舍推銷各種貸款軟件,但是學校里也經常發各種網貸陷阱的提醒,我嘗試了一次之后就不敢再用了。”青島農業大學的學生小張告訴記者,他曾用過一款校園貸借款1500元,期限7天,本以為能拿到1500元,結果平臺會砍掉頭息450元,實際到賬只有1050元,而到時候還錢或者利息仍然按照1500元計算。如果他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還款,每天罰息高達借款金額的7%-8%,而且罰息是以復利計算的,這樣就成了利滾利,所以即便借了1500塊錢如果逾期半年就可能出現二十幾萬元的欠款。因此他用了一次就趕緊卸載了這個軟件。他身邊有同學貸款后逾期還不上,只能再通過其他平臺借款來填窟窿,再還不上,平臺的人就會發短信電話威脅,電話騷擾通訊錄的人,甚至在學校張貼欠款人的欠款海報或者是更惡劣的手段來逼迫借貸者還款。“現在我就敢用螞蟻花唄這樣的,其他的平臺都不敢沾,因為一旦沾上就難以全身而退。”小張說。

[ 責任編輯:王媛媛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相關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4382838
波叔一波中特图 2018年世界杯赔率 时时彩怎么刷返点不亏 北京pk手机版 11选5任选八稳赚 幸运快3全天免费稳赚计划 500彩票跟计划是真的吗 三期必出特一肖 时时彩定位胆个位一码 网上计划彩票倍投 鼎易天城娱乐会所